伏英觀

吾道者、一語貫之。

慕道多年,越來越覺得渺小,何出此言。

【富人者贈人與財,君子贈人與言】。

不知不覺在這個圈子,混了二三十年,一個賢者竟然在兩三分鐘內,幾句簡簡單單三言兩語,秒殺了我。真的假的騙人的,更有夢話的功夫,滿街遍地垃圾,難有賢人賢者。

不要金錢、不用拜師、不管甚麼門派界限,只要你扺得罵。

悞真篇:『未遇真師莫妄差』。這句說話真的貼切,如未遇賢者,恐怕埋入黃土中,亦未想過知道過家中秘密。

賢者曰:『得其人則傳,失其人則亡,律先備而後矣』!

有一個寶藏在眼前,竟然不知所問,應該問甚麼?

史記:【然我一沐三握髮,一飯三吐哺;起以待士,猶恐失天下之賢人】。

三無量

6 Responses to 吾道者、一語貫之。

  • 匿名訪客表示:

    經常對弟子學生說【善學不如善問】。

    現在自己竟然不會問,總是由賢人說了一堆東西,嘩。我丁點都不會,亦未曾想過,回來聽錄音,嘩嘩嘩,原來又提及這麼多不明事物…….

  • 匿名訪客表示:

    神功在現實世界裡總是帶著一點的神秘,永遠無法觸摸又無聲無息。有很多人沒有務實去干,留停留著幻想世界中,更甚的會人格分裂。

    這幾年間,道壇不論是年長的一輩,年幼的一輩都非常務實的去練習,『拳不離手、咒不離口』的練習。科儀兩事都能夠掌握在手,依科宣奉、行法如儀。

    科是科本,當然每個人手上,一定有自己門派的科本,威儀很少有留下;所以弄得一團糟,有人干脆的說,我唸出心咒就能通靈達聖,真的嗎?我知道家家都有電力能源,每個供電器電量各各不同,用甚麼接駁器取電,這是學問。學問首先要了解,不是大聲的說,給我幾多幾多電我….我知你有,用手指插進去嗎?

  • 匿名訪客表示:

    小廟有一些道長,每天寫符勅行儀行法,不斷地一年兩年刻苦煉習,無謂嗎?亦有一部份不能面對吃苦的鍛煉,永不敢回頭一走了之,沉迷在自我的世界裡,當師父、做教主就擁有一切財富及名譽,實際上他是喪失了一切,前路是黑暗的,結果是墮落無間地獄。聰明嗎?

    早幾天有位總編專訪,他稱小道為『一代宗師』,微學當場發汗否定他的言論;為甚麼呢?一代宗師聽起來是誇獎,實是一件非常難聽的大不敬的說話;本門應該是『代代宗師』,一代宗師就沒有來者之說話。

    又問:坊間有人創教開派,有字輩又有教規等。

    小的答:六壬門為甚麼代代前人皆是法字輩呢?因為六壬門以法為宗以法為教,所以,代代皆是法字輩。如果背祖離宗的話,就不是六壬弟子或是法派弟子,這是千古不變的定律。再說到神跟他說甚麼,做了神的代言人,還是早點送入精神病院,免荼毒天下蒼生。

  • 匿名訪客表示:

    今早收到一個電話,說了一番不是人說的話。對小道所說略有微言。送他一句話:

    “ 我以天地為棟宇,屋室為褌衣。諸君何為入我褌中? ”

  • 匿名訪客表示:

    《晉書·列傳十九·劉伶》載其:身長六尺,容貌甚陋。放情肆志,常以細宇宙齊萬物為心。澹默少言,不妄交遊,與阮籍、嵇康相遇,欣然神解,攜手入林。初不以家產有無介意。常乘鹿車,攜一壺酒,使人荷鍤而隨之,謂曰:「死便埋我。」其遺形骸如此。嘗渴甚,求酒於其妻。妻捐酒毀器,涕泣諫曰:「君酒太過,非攝生之道,必宜斷之。」伶曰:「善!吾不能自禁,惟當祝鬼神自誓耳。便可具酒肉。」妻從之。伶跪祝曰:

    “ 天生劉伶,以酒為名。一飲一斛,五斗解酲。婦人之言,慎不可聽。 ”

    仍引酒御肉,隗然復醉。嘗醉與俗人相忤,其人攘袂奮拳而往。伶徐曰:「雞肋不足以安尊拳。」其人笑而止。

  • 匿名訪客表示:

    由明清至今近一千年,有否在記載中有人得道成仙呢?

    又有那個人能夠做神的代言人呢?

    當你想到這個大話,你已經入了魔道,神已經做了配角,自己造了主角!

    【正心、修身、齊家、治國、平天下】

    恕不可遏,如再有妾言妾語,立即收你皮。

發佈留言

近期留言
  • lovewah」於〈臨壇〉發佈留言
彙整